請看電影《古巴萬歲》影評!

古援會之友老虎尾巴看完《古巴萬歲》,言簡意賅寫了數十字,意猶未足,更為本通訊繪製了這幅圖片,特刊載於409期與各位粉絲共享。

李筱雯向格瓦拉女兒Aleida致意並合照

李筱雯與格瓦拉女兒Aleida合照的背景是英國倫敦連續舉辦已經14年的「為古巴五勇士靜走祈福活動」。

棒球教練吳祥木與卡斯楚握手照出土

古援會之友記者楊佳寧親至台南吳祥木教練家,成功翻拍1984年洲際杯擊敗古巴隊後與卡斯楚握手之合照,彌足珍貴!

老卡斯楚現身闢逝世謠言並晤委國退休政要

老卡斯楚現身會晤委內瑞拉前副總統,並發表多張生活照,澄清因久未現身的過世謠言。

2011日本古巴通吉田太郎教授演講

吉田太郎教授長期研究古巴社會經濟制度,這是他訪台時的相關報導與背景資料。

陳綺貞:古巴治安不錯,沒有豔遇。

陳綺貞回憶起他在海邊看到的孩子:「我好奇什麼樣的環境,會讓小孩子看著海,是跟看電視一樣專心。」

古巴紀念切-格瓦拉遇害45周年

中部城市聖克拉拉市舉行集會,紀念拉丁美洲著名革命者、為古巴革命勝利做出巨大貢獻的切·格瓦拉遇害45周年。

美國大學生下鄉聲援古巴

1969年美國「學生追求民主社會」(the 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的成員組織 “我們必勝”縱隊(Venceremos Brigade)進入古巴協助甘蔗採收等活動,其後,性質與時調整,2010年參與該活動人數有9千人。

標籤: , , , , , , ,

古巴通訊(710) 古巴《芭蕾王者 尤利》 電影五月十日台北上映。蜂蜜是古巴第四大農產出口產品。

0 意見
標籤: , , , , , , , , , , ,

古巴通訊( 709) 〈美國與中國 古巴 與委內瑞拉〉,古巴為何增設鴕鳥農場?

「台灣古巴後援會籌備中」,第709期通訊,2019年4月15日。

2019年4月15日古巴通訊709期


內容



古巴女排天才少女欲轉投土耳其 13歲入選國家隊2019/4/2
https://news.sina.com.tw/article/images/news-1-250x0-15541660627669.jpg



瓦爾加斯

  日期:4月2日新聞,據知名排球網站worldofvolley報導,古巴19歲天才少女瓦爾加斯正在申請成為土耳其公民。不過即使瓦爾加斯順利加入土耳其國籍,保守估計也至少需要2-3年才能代表土耳其女排參加國際賽事。

  以下為worldofvolley原文: 據當地和外國媒體報導,Melissa Vargas已申請土耳其公民身份。土耳其有法律允許以各種方式申請公民身份。Melissa是古巴出生的球員,她13歲時在這支國家隊首次亮相。現年19歲,她有足夠的時間參加國家隊比賽。如果土耳其接受她的申請,那將是一個巨大的強化。

  瓦爾加斯出生於1999年10月,今年10月才滿20歲。雖然最近兩年不能代表土耳其國家隊比賽,但從長遠角度來看,土耳其歸化瓦爾加斯仍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2014年女排世錦賽瓦爾吉斯首次代表古巴女排參加國際三大賽,不過受制於古巴排協的特殊體制,選擇出國打球的瓦爾加斯已經無法再回歸古巴女排國家隊。轉投土耳其對於古巴天才少女來說是不錯的選擇,名帥古德蒂上任後土耳其女排「回春」,還曾在2018年世界女排聯賽中獲得亞軍。

  中國女排與土耳其女排近年頻繁交手,今年8.2-8.4中國女排將在寧波北侖出戰東京奧運會女排資格賽,小組賽也將再戰土耳其。
放行與大聯盟簽約 古巴棒協提34人名單  /2019/4/3

(路透哈瓦那2日電)古巴棒球協會今天公布第一份被授權可直接與美國職棒大聯盟(MLB)球團簽約的球員名單,儘管兩國關係緊張,但這促使古巴、美國在體育上的合作往前邁進。

這份名單有34名17到25歲球員。名單上的球員都符合MLB規章列為國際業餘球員,且沒有任何大明星。但其中有些人具海外職業球員經歷,像馬蒂內茲(Raidel Martinez)就在日本打過球。

MLB和古巴棒球協會去年12月簽定歷史性協議,允許古巴球員不必叛逃就能與美國球隊簽約,盼能終結選手搭快艇偷渡出境的做法。

古巴棒球協會在這份名單宣布之際,在推特(Twitter)上說:「這是為棒球、為反人口販運踏出的第一步。」

大聯盟球隊每簽一名選手,就必須支付離隊費給球員在古巴的母隊,這對手頭拮据、頂尖好手紛紛叛逃的古巴棒球來說是筆龐大的收穫。

根據雙方協議,古巴25歲以下,或尚未在古巴的聯盟打滿6年的選手,必須取得古巴棒協核准才能與MLB球隊簽約。

超過25歲、更具經驗的選手則可不受約束的與大聯盟球隊簽約。

古巴棒協表示,將在7月提供MLB一份年過25歲的「自由球員」名單。

MLB目前頂尖球星當中,部分是從古巴叛逃的選手,包括辛辛那提紅人的普伊格(Yasiel Puig)、紐約大都會的塞斯佩德斯(Yoenis Cespedes)和芝加哥白襪的阿布瑞烏(Jose Dariel Abreu)。他們全都簽下價值數百萬美元的複數年合約。

在古巴,球員的最低薪資是每月50美元(約新台幣1500元),因此對球星來說,赴美的路再危險也是值得的。

自2014年起,有超過350名古巴球員叛逃。中央社(翻譯)

古巴外長與聯大主席強調加強聯合國多邊體系建設2019/4/4

  

新華社哈瓦那4月4日電(記者朱婉君)古巴外長羅德里格斯4日與到訪的第73屆聯合國大會主席埃斯皮諾薩舉行會談,雙方強調應加強聯合國的多邊體系建設。

  埃斯皮諾薩表示,當前國際形勢複雜,對世界和平以及建立更公正、公平和民主的多邊秩序構成巨大威脅。而古巴始終是推動多邊體系的重要戰略性夥伴,在聯合國中發揮了「重要、建設性和積極作用」。

  羅德里格斯說,古巴將繼續以建設性、靈活、積極的方式參與聯大工作,擁護聯大行使《聯合國憲章》所賦予的廣泛權利,支持聯合國尤其是安理會改革。他還重申古巴支持建立在多邊主義、合作和對話基礎上的更公正的國際秩序。

小飛俠怎麼來的?呂文生曾是古巴人的棒球英雄2019/04/05
「呂文生」的圖片搜尋結果

Lamigo桃猿總教練洪一中擁有台灣職棒史上最多的6座總冠軍,其實洪總曾8度帶領桃猿與其前身La new熊打進總冠軍戰,失敗的2次,對手的總教練都是同一人。

洪一中與他兩度在總冠軍戰交手,都敗下陣來,事實上這位總教練至今仍保有有未輸過總冠軍系列賽的教頭中,奪下最多次年度總冠軍的紀錄。

那位教頭位麼神勇?答案是統一獅總教練呂文生。

洪一中的6次冠軍是中職紀錄,呂文生的4次居次,包括統一獅在2007~09年的3連霸,以及2011年,但洪總在8次總冠軍戰系列賽的戰績是6勝2敗,呂總卻是4勝0敗。

中職史上超過3次總冠軍的教頭中,沒有失敗過的,除了呂文生,就只有2001~03年帶領兄弟象拿下隊史第2次「3連霸」的林易增了,但林易增也就只有這3次冠軍。

然而,提到呂文生這個人,除了統一獅3連霸教頭外,首先想到的就是他的外號「小飛俠」,到底這個外號怎麼來的?跟彼得潘有關?還是跟他游擊守備出色有關?還是跟1984年世界盃成棒賽對古巴開轟有關?

都不是。

呂文生叫做「小飛俠」的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他在職棒元年(1990年)加入統一獅前,待的是台電棒球隊,當時的台電總教練就是之後1988年奧運代表隊教頭林家祥,而呂文生長相就與林家祥有某種程度的相似,林家祥外號「老飛俠」,呂文生就成了「小飛俠」。

「老飛俠」林家祥在1997~98年接掌統一獅兵符,這兩年也剛好是「小飛俠」呂文生選手生涯的最後兩年。

因為「小飛俠」,呂文生在2007年下半季,一直到2012年2月涉入組頭「珠姐」一案,最後請辭教頭一職,所有人都以「飛總」來稱呼他。擔任獅隊總教練期間,他為人總是客氣、低調,總是不斷地為球員說好話,永遠在感謝幫助球隊贏球的人,即使他因故離開職棒圈,但曾被他帶過的獅隊選手,對他總是非常感恩。

最後要說到呂文生的全壘打,他在1990~98年的9年職棒選手生涯中,僅在1997年曾經從三商虎洋投費南度手中開轟,生涯1轟。但他最讓資深球迷印象深刻的,還是1984年古巴世界盃成棒賽,8強複賽中對古巴開轟。
在台灣棒球史上,第一次在國際賽擊敗古巴,得追溯到1983年比利時洲際盃複賽,由莊勝雄完投9局,以13比1大勝。第2次,就是呂文生開轟的這一戰,郭進興先發6局掉4分,莊勝雄再度登板,後援3局,完全封鎖古巴攻勢,以7比4獲勝。

只有170公分的呂文生,竟能擊出全壘打,一向崇拜棒球英雄的古巴人,之後有好一段時間將他視為最尊敬的台灣棒球名將。(謝岱穎/綜合報導)

小確幸沒了 古巴經濟倒退走缺蛋缺報紙2019-04-05



路透社撰稿編輯:吳寧康

古巴的財務困境和基本物資不足問題日益嚴峻,圖為當地民眾排隊購買麵包。(AFP)

古巴政府4日表示,紙張短缺迫使數家國營報社減少報紙張數和發行量,其中包括古巴共黨機關報─格蘭瑪報(Granma)在內,凸顯出古巴的財務困境和基本物資不足日益嚴峻。

據指出,因為仰賴進口的新聞用紙面臨短缺,部份週報和格蘭瑪報的版面在特定日子裡將減半;此外,古巴共產主義青年團(Union of Young Communis)發行的叛逆青年日報(Juventud Rebelde),逢週六都不發行。

這是自從古巴前盟友─蘇聯垮台、造成1990年代經濟蕭條以來,古巴首度採取這類的措施。而目前每當商店貨架上出現蛋和麵粉等基本物資時,古巴民眾有時候也要排上數小時隊伍才能買到。

至於古巴去年實施的行動網路、和一款稱為「Donde Hay」的官方app,則在某種程度加劇了這種混亂,因為這讓古巴人更容易在貨品送達時及時發現。

由於國家經濟受到外界衝擊,加上經常失衡的中央規劃,古巴人長期以來一直面臨著特定商品的零星短缺情況。但在過去數月,連部份基本物資也普遍缺乏,首先是藥品,然後是麵粉,接著是植物油,如今則是蛋和肉類。

33歲的哈瓦那居民方塔納(Niurka Fontana)說,「這個時候什麼都沒有,等到他們終於把一些東西上架時,人們大排長龍,你必須為了買到東西而奮戰。」


縮減版面、減少發行量,進口紙張短缺困擾古巴新聞業2019/4/5

由於長期依賴進口的紙張短缺,古巴將減少幾家國營報紙的版面和發行量。

據路透社報導,古巴政府4日表示,《格拉瑪報》等多個周刊的版面將縮減一半,青年共產聯盟的報紙《青年反叛者》將停止在周六發行。這是自上世紀90年代蘇聯解體引發的大蕭條以來,古巴首次採取這類措施。

古巴長期以來面臨著特定商品短缺的狀況,但在過去幾個月里,進口產品下降導致一些基本商品短缺的情況有所加劇。

首先是藥物,然後是麵粉,再然後是植物油,現在是雞蛋和肉。33歲的哈瓦那居民豐塔納告訴路透社,她們不得不排幾個小時的隊才能買到供不應求的雞蛋。

物資短缺還推高了黑市上的一些商品價格,但對於每月平均工資只有30美元的古巴老百姓來說,這些商品仍遙不可及。

經濟部長費爾南德斯(Alejandro Gil Fernandez)上月表示,雞蛋生產最近受到進口禽類飼料減少的影響。他補充說,古巴將在未來幾個月進口更多某些基本商品。

由於出口下降和資產流動性問題,古巴在三年前就宣布了財政緊縮措施並減少進口。面對盟友委內瑞拉的援助減少以及美國日益增強的貿易禁運,古巴總統迪亞斯-卡內爾(Miguel Diaz-Canel)去年12月在國民大會上表示,政府在2019年將繼續加大緊縮力度。
美帝持續霸凌委內瑞拉 力阻輸油給古巴2019/4/6


(原標題)美國宣布制裁委內瑞拉 力阻輸油給古巴

(法新社華盛頓5日電) 美國今天宣布,對委內瑞拉國營石油公司(PDVSA)的運油船以及協助運油至古巴的企業實施制裁,希望藉此切斷支撐委國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政府的重要資金來源。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揭露了美方推翻左派狂熱分子馬杜洛的這項最新措施,並誓言對古巴加大施壓。半世紀來,古巴被美國視為眼中釘。

彭斯在位於休士頓的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演講時說:「委內瑞拉的石油屬於委內瑞拉人民所有。」

他說:「旁觀者應該了解,所有選項都在考慮中,馬杜洛最好不要考驗美國的決心。」

美國財政部表示,已將委內瑞拉國營石油公司的34艘船舶列為凍結財產,表示美國將禁止他國與這些船舶進行交易。

同樣遭到制裁的是一艘從委內瑞拉運送原油到古巴的油輪Despina Andrianna,以及擁有這艘油輪和為油輪註冊的2家航運公司。(譯者:陳昱婷/核稿:張佑之)

川普政府再次霸凌  推翻古巴與美國棒球協議2019/04/09


(原標題)繼續叛逃之路!川普政府認定 古巴、大聯盟協議不合法2019/04/09

〔體育中心/綜合報導〕去年12月,大聯盟才宣布與古巴棒協正式締結歷史性協議,讓古巴球員未來不必再叛逃,但《ESPN》今天報導,美國川普政府認為古巴棒協屬於古巴政府的一部分,以違反聯邦交易法為由,終結了這項協議。

原本大聯盟將比照日本、南韓和台灣,與古巴達成入札制度,古巴棒球員終於不必再叛逃,可以循合法的管道加入大聯盟,一圓美夢。

古巴棒協上週發表有資格與大聯盟球團接觸的34人名單,這些球員可以獲得百分百的簽約金收入,而球團還會另外給予古巴棒協25%的入札金。

不過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室上週也發信給大聯盟,指出古巴棒協也是古巴政府一部分,如此等同金援古巴政府,違反聯邦貿易法。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周日在推特上指出:「古巴想利用棒球員當經濟棋子,販賣他們打棒球的權利給美國大聯盟。」

美國大聯盟官方告訴《ESPN》,他們的目的是讓古巴球員結束來到大聯盟的危險交通途徑,他們正努力與政府官員求見,但還未取得回音。
彭麗媛會見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夫人奎斯塔2019/4/9



  香港中通社4月9日電 據新華社消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夫人彭麗媛9日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會見來訪的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迪亞斯-卡內爾夫人奎斯塔。

  彭麗媛請奎斯塔轉達習近平主席對迪亞斯-卡內爾主席的誠摯問候。彭麗媛表示,去年11月,你陪同迪亞斯-卡內爾主席對中國進行了成功的國事訪問,時隔不到半年你再次訪華,充分體現出對中國和中國人民的友好情誼。中古傳統友誼悠久深厚。以迪亞斯-卡內爾主席為代表的古巴新一代領導人積極支持共建“一帶一路”倡議,致力於加強中古全方位合作。祝願中古合作碩果累累,中古友誼萬古長青。

  彭麗媛高度評價奎斯塔對推動中古人文交流作出的積極努力。彭麗媛表示,古巴文化藝術豐富多彩、久負盛譽。希望雙方加強文化藝術和旅遊領域交流合作,進一步拉近兩國人民距離。彭麗媛介紹了自己擔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促進女童和婦女教育特使及世界衛生組織結核病和艾滋病防治親善大使所做的工作,分享了中國在教育衛生領域的成功經驗,希望中古加強這些領域的交流合作,共同為推動世界教育衛生事業發展進步作出貢獻。

  奎斯塔請彭麗媛轉達迪亞斯-卡內爾主席對習近平主席的親切問候和良好祝願,表示古巴人民喜愛中國文化,對中國人民充滿友好感情。古巴欽佩70年來中國發展取得的巨大成就,感謝中方長期給予的大力支持和幫助,願以明年兩國建交60周年為契機,促進人文交流,鞏固古中傳統友誼。(完)

古巴新憲法強調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領導2019/4/10

  新華社哈瓦那4月10日電(記者朱婉君)《古巴共和國憲法》(新憲法)10日正式生效。新憲法強調古巴社會主義制度不可更改、古巴共產黨是古巴社會和國家的最高領導力量。

  古巴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勞爾·卡斯特羅10日在古巴第九屆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第二次特別會議上宣布新憲法正式生效。

  新憲法取代了1976年頒布的現行憲法,由11章229條組成,比原有憲法多出92條。新憲法對古巴的政治、經濟方面作出了規定,例如新設國家主席和總理職位,承認多種非公有制經濟的合法性,提出外國投資對經濟發展的重要性等。

  勞爾·卡斯特羅表示,新憲法順應時代發展,「保障(古巴)革命的延續性和社會主義的不可更改性」,「維護所有古巴人的團結,以及國家的獨立與主權」。

/  勞爾·卡斯特羅宣布,古巴將於近期制定新的選舉法。據預計,隨著新憲法生效,將有幾十部法律作出相應調整。
索馬利亞極端青年入肯亞  綁架2古巴醫生殺兩警員2019/4/12

(原標題)索馬利亞青年黨疑在肯亞犯案 綁架2名古巴籍醫生2019/04/12

(中央社奈洛比12日綜合外電報導)肯亞警方消息人士表示,疑似索馬利亞青年黨(Al-shabaab)好戰分子今天在肯亞東北部綁架2名古巴籍醫生,並殺害保護兩名醫生的警員。

消息人士指出,兩名醫生和維安警員在前往曼德拉鎮(Mandera)的途中遇襲。

一位不具名高階警官告訴法新社:「事情發生在今天早晨,這名警員遇害身亡且兩名醫生被綁走,從犯案手法和嫌犯往索馬利亞邊界方向前進的線索來看,我們有理由相信綁匪是青年黨人。」

過去10年來,跟蓋達組織(Al-Qaeda)有關連的青年黨好戰分子,不斷針對外國政府支持的索馬利亞政府發動叛亂。

雖然青年黨已喪失部分根據地,不過他們仍持續發起致命攻擊行動。(譯者:曹宇帆/核稿:陳彥鈞)1080412


中國藝術家主題聯展亮相哈瓦那雙年展2019/4/13

  新華社哈瓦那4月13日電(記者朱婉君)第13屆哈瓦那雙年展中國藝術家主題聯展「面向未來」13日晚在古巴哈瓦那阿莉西亞·阿隆索大劇院開幕。這是中國首次以藝術家主題聯展的方式參加哈瓦那雙年展,吸引了眾多古巴民眾前來參觀。

  中國藝術家主題聯展策展人張思永介紹說,中國擁有龐大的藝術創作群體和豐富的作品,此次共有10名中國青年藝術家的20件(套)繪畫、雕塑、影像和裝置作品參展,從不同角度展現中國現代藝術活力和中國文化魅力。

  中國駐古巴大使陳曦說,此次主題聯展是中國當代藝術在古巴首次集中亮相,為進一步推動兩國在文化領域的互學互鑒與合作交流提供了重要平台。希望此次展覽能向更多古巴民眾呈現中國文化的多樣性和豐富性,為他們提供感知今日中國的新視角,增進兩國人民的互相了解和友誼。

  哈瓦那雙年展是拉美和加勒比地區重要的藝術盛會。本屆雙年展將持續至5月12日,主題是「構建一切可能」。
古巴指控美國金融迫害 兩國關係倒退至最糟 2019/4/14

(原標題)控美窒息性金融迫害 古巴總統籲民鞏固國防經濟2019/4/14

(中央社哈瓦那13日綜合外電報導)古巴總統狄亞士-卡奈(Miguel Diaz-Canel)今天指控美國總統川普政府將兩國關係帶入數十年來最糟境況,呼籲古巴人民鞏固這個共產國家的國防與經濟。

狄亞士-卡奈在全國人民權力大會(National Assembly)閉幕演說中表示,美國正進行「窒息性金融迫害」,使古巴進口貨品與主要必需物資時備感困難。

近幾年來,古巴與策略盟邦委內瑞拉先後面臨經濟停滯,導致國營事業使用的燃料與能源遭削減,今年以來,麵包、蛋類和肉雞等基礎民生必需品也短缺。

在川普政府加強制裁下,缺乏現金的古巴甚至更難從國際金融機構取得信貸。

在外匯進帳下滑、信貸供給與投資更難尋覓的情況下,古巴經濟部長費南德茲(Alejandro Gil Fernandez)今天稍早呼籲政府進一步勒緊腰帶撙節支出,並尋求進口替代來源。(譯者:紀錦玲/核稿:劉文瑜)1080414
解決食物短缺 古巴增設鴕鳥農場2019/4/15
台灣醒報

https://s.yimg.com/ny/api/res/1.2/DGAVIH1QyDgLNT0xXFj5sQ--~A/YXBwaWQ9aGlnaGxhbmRlcjtzbT0xO3c9NjQwO2g9NDgw/http:/media.zenfs.com/zh_hant_tw/News/awakeningtw/_-9dc7c444ce88556590d46bc08902a446更多


【台灣醒報記者莊瑞萌綜合報導】吃鴕鳥肉解決糧荒?古巴爆發糧食短缺,當局另覓其他食物來源。由於近期古巴肉類與雞蛋供應明顯不足,當地政府已計劃透過增設繁殖鴕鳥與囓齒動物農場來解決食物不足的問題。不過,該消息傳出後已遭到民眾譏諷不切實際。

據《英國獨立報》報導,古巴國營的動植物公司已在全國設置7處畜養鴕鳥的農場,該公司主管弗里亞斯指出,「1隻鴕鳥可以生60顆蛋,大概有40隻小鴕鳥,每1年下來換算可取得4噸肉,反觀1頭牛生1隻小牛,1年後還是1頭幼牛。」另外,該公司目前也在考慮繁殖硬毛鼠與鱷魚作為替代食物來源。

共產國家古巴由於受到數十年的美國貿易制裁衝擊,讓經濟發展疲弱,近幾個月來已很難找到食物油、麵粉、肉與雞蛋,而且當地國營經濟統一規劃沒有效率,導致國內最高必須進口食物高達7成。古巴領導人勞爾·卡斯楚上週警告說,食物短缺狀況只會越嚴重,但局勢不會回到1990年代的慘況。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報導,美國對委內瑞拉與古巴兩國施壓導致嚴重食物短缺,未來幾個月內情況會更嚴重。由於古巴缺少強勢貨幣購買進口貨物或設備來處理國內產品,例如國營報紙缺少新聞紙,已在上週開始減少頁數。對此,卡斯楚表示,「這不是要回到90年代特殊時期最嚴峻階段。就經濟多元化而言,今天已是一個不同情況,但我們仍做好最壞情況的打算。」

不過,22歲的古巴學生培芮茲表示,「政府應尋回消失的食物雞肉而不是去找其他不常見的動物。」

世界農場動物福利協會顧問史帝文森也指出,「在思索減少糧食短缺的方法上,我們應該關注在最有效的做法以及最大發揮土地價值提供人類食物。」
美國與中國  古巴與委內瑞拉2019/4/17


人間福報

馮建三

美國國務卿龐皮歐(Mike Pompeo)上週訪問智利等四個國家,一出口,就驚人。他斥責俄國與中國「干預委內瑞拉內政」。

美國把世界顛倒了。眾所周知,美國在2002年支持委內瑞拉軍人政變失敗以來,兩國交惡。其後,美國公然支持委國反政府聯盟,十多年來累計數億美元。到了今年初,美國乾脆另立瓜伊多(Juan Guaidó),在他違憲宣稱自己是代理總統後,華府很快承認,至今五十三國跟進,但仍有三分之二以上國家堅持民主,並未認可瓜伊多。在這一百四十多個國家看來,美國打著民主旗幟,其實正在踐踏民主精神與制度。

事實上,英美近來的民意調查,也有類似發現。先看約翰牛,川普上台後,BBC在19個國家調查一萬八千人之後,它發現,認為中國影響力對世界有正與負面意義的人是41%與42%,美國是34%與49%。山姆大叔的Gallup在134個國家也有民調,指出世人支持美國領導世界的比例,跌至30%(川普上台前,最高曾達48%),低於中國的31%。

美利堅的軟實力快速下滑,不一定肇因於川普對遠方的中國發動貿易戰,但一定與他對近鄰的蠻橫霸道有關。

比如,如前所說,美國不僅干預委內瑞拉、圈定委國總統人選,川普還封鎖委國對外經貿往來,包括斷絕其金融借貸。起初,委國最大外匯來源(石油),在打折後還能賣給印度,但經川普威嚇,印度上個月只好屈服,不敢再買。 假使沒有俄中等國與紅十字會的捐輸,委國困頓的經濟只會讓基層民眾更是民不聊生。

對古巴,川普不理會兩國已經在三年多前恢復邦交。前年,川普就任不久,很快就減少駐古巴使館人員,使得需要前往美國的古巴人,更不便利。接著,美國人享受僅一兩年的權利,也告終止,現在,美國人不能以自由行的方式旅遊古巴。到了今年,動作更大,為了爭取明年大選的佛羅里達州選票,川普從三月十九日起,准許美國公民向美國法院控告與古巴有經貿往來的外國企業,擺明阻止外資進入島國。四月至今,已有兩起大動作。先是川普阻擾委國輸油給古巴,想讓古巴停止派遣醫護人員入委國服務;然後,經過兩年洽談,就在古巴球員可以合法前往美國加入職業比賽,不必再非法從事、因此也就不再遭美國人蛇剝削的前夕,

卻在川普政府干預下,雙方棒協簽訂已經快半年的合約,就此泡湯。

鴨霸的美國在川普主政下更是動輒聲稱要「制裁」他國。但美國有什麼資格指東道西?語言傳達了價值。「制裁」是指在該動詞之後的人或國家,道德或行為有虧,行使制裁的人儼然變成正義的化身。但真是這樣嗎?

美國建國兩百多年來的疆域擴張歷史,無不在戰爭與侵略中完成, 我們不必以史為鑑而指控美國故態萌生,單只是就事論事,必然也就要說,川普當前封鎖委內瑞拉與古巴的經濟是製造災難在先,再求趁虛而入,如同宵小入內放火然後在外高喊救火後,蓄勢趁火打劫。偏偏有眾多傳媒,或是因為不明就理,或者根本就是與華府沆瀣一氣,未能揭發事實,而是以川普的眼光看世界,混淆了視聽,以致美國不但沒有霸凌與蠻橫的形象,反倒可能披有「制裁」的外裝。委內瑞拉與古巴是「被侮辱者與被損害者」,他們還在抵抗與奮鬥,如果兩國能夠自助人助,翻轉逆境,必將大快人心。
編輯小組附記:今(2019)年1月23日美國升高攻勢,霸凌美國的短篇評論,另可參考

0 意見
標籤: , , , , , ,

古巴通訊(707) 爭取2020佛州選票,Trump總統3月19日起,升高對古巴封鎖。古巴20歲小將跳出8米92 ,轟開9米大關。

「台灣古巴後援會籌備中」,第707期通訊,2019年3月17日。
2019年3月17日古巴通訊707期

內容



古巴外交部譴責美國國務卿無禮聲明2019/2/28

古巴外交部26號發佈聲明,強烈譴責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本月24號古巴全民公投提出質疑的無禮聲明。古外交部表示,古巴人民的聲音清晰明了,自由地表達了支持社會主義建設的意願。儘管美國政府旨在影響憲法公投,古巴人民一直以來都反對美國企圖主導本國命運的任何主張。



而蓬佩奧的聲明內容體現了深根於美國現政府外交政策中的帝國主義意識形態,也體現了重新將門羅主義強加於西半球的企圖。古巴外交部要求美國務院必須停止干涉別國內政以及選舉、投票進程的做法,這是違反國際法的表現,也違反了處理主權國家間關係的準則。
古巴譴責美國升級對古經濟封鎖2019/3/4
  

新華社哈瓦那3月4日電(記者朱婉君)古巴外交部4日發表聲明,強烈譴責美國執行「赫爾姆斯-伯頓法」第三條的部分內容,認為這是對古巴「侵略行為的新升級」。

  美國國務院此前宣布將於3月19日起啟用「赫爾姆斯-伯頓法」第三條部分內容。這一決定使美國公民可以向美國法院起訴被美國列入制裁名單的古巴實體。美方還表示,日後有可能完全執行第三條的全部內容,即准許美國公民向美國法院起訴與古巴有經貿往來的外國企業
  古巴外交部的聲明對此表示強烈譴責。聲明說,古巴政府按照國際法「公正、恰當地」推進國有化進程,美國制定的制裁名單「毫無根據」。美方此舉意在加強對古巴的封鎖,給古巴經濟發展製造更多障礙。聲明還向在古巴經營的外國企業重申,古巴將積極保障外資與合作項目。
  這是美國自1996年通過「赫爾姆斯-伯頓法」后首次執行其中第三條。「赫爾姆斯-伯頓法」第三條的大致「邏輯」和內容是,1959年古巴革命勝利后,一些美國公司和個人財產被古巴政府「沒收」,因此美國公民可以在美國法院向使用這些財產的古巴實體以及與其有經貿往來的外國公司提起訴訟。
  「赫爾姆斯-伯頓法」第三條一度引起國際社會強烈反對。由於擔心執行第三條的相關內容會嚴重影響美國與其他國家的關係,1996年以來,歷任美國總統都動用總統權力凍結其中的第三條。
  1959年古巴革命后,美國政府對古巴採取敵視政策。1961年,美古斷交。次年,美國對古巴實施經濟、金融封鎖和貿易禁運。2015年7月,兩國正式恢復外交關係,但美國並沒有全面解除對古巴的封鎖。特朗普政府上台後,美國再次收緊對古巴政策。

川普政府霸凌古巴升級2019/3/6
(原標題)特朗普政府制裁古巴升級2019/3/6
美國之音

特朗普政府宣佈,將允許美國公民對數十家與軍事和情報服務有關的古巴公司提出訴訟。

此舉象徵性地加大了美國對古巴的壓力,因為這些古巴企業和政府機構已經受到美國特別制裁。

路透社援引古巴外長佈魯諾·羅德里格斯的話說,他“強烈反對”美國對古巴公司採取行動。

在哈瓦那街頭,更多的人反對特朗普政府的行動。

古巴學生薩雷岡薩雷斯說:“這是一項非常嚴厲的措施,將在經濟和旅遊方面對古巴產生重大影響。”

分析人士說,特朗普政府的這一舉動可能是對古巴支持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的報復。美國正試圖向馬杜羅施壓,要求他下台。

美國承認反對派領導人胡安·瓜伊多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自從美國前總統奧巴馬與這個冷戰宿敵恢復關係以來,一些美國公司開始在古巴投資。

然而,在特朗普總統任內,兩國關係再度降溫。

羅鈞禧:古巴修憲公投,一夜醒來就是市場社會主義了嗎?2019/2/26

新憲法為古巴改革創造了基礎,無疑是社會制度改革上的重大躍進,但古巴經濟將仍然受控制及保持高度集中規劃。

走入古巴夏灣拿(Havana,哈瓦那),就恍如走進了時光隧道,好像時光一下子倒流了半個世紀。馬路上都是四五十年代的老爺車,而建築物都保留著舊日色彩。1959 年,卡斯特羅(Fidel Castro)領導的古巴革命,成功推翻了親美的獨裁者巴蒂斯塔。不久後,在美蘇冷戰、古巴導彈危機陰霾下,古巴被西方國家封鎖,逾半個世紀轉眼過去,直至美國和古巴於2014年12月恢復外交關係,古巴才慢慢重新與西方國家建立了聯繫。

今年剛好是古巴革命勝利60週年,古巴到處掛滿了慶祝標語,但民眾最近眾焦的討論話題,卻是週日(24日)舉行的修憲公投。修訂憲法的公開理由,是將古巴2011年和2016年的經濟改革措施付諸條文,為現階段實行的前蘇聯時代憲法添入現代市場經濟元素,讓新憲法成為古巴向市場社會主義過渡的藍圖。勞爾.卡斯特羅(Raúl Castro)兩年前說過,古巴通過現行的1976年憲法時,正堅持蘇聯中央計劃經濟模式,但隨著時間過去,當時適應這套體制的歷史、社會和經濟環境早已改變。

這次修憲可以追溯到2011年的古巴共產黨第六次代表大會。雖然那次大會的焦點落在人事交接上,即正式由勞爾接任卡斯特羅為古共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亦即最高領導人),但其實大會亦批准了一份名為「指導原則」(los lineamientos)的文件。這是一份詳細的政策藍圖,計劃向市場開放某些經濟領域。2016年,古共第七屆代表大會通過一份「概念化」文件(la conceptualización),作為經濟改革的理論綱要,強調社會財產和社會主義國家的作用,為這次修憲提供了理論框架。

2017年6月,古巴的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National Assembly of People’s Power,或稱「國民議會」)成立了一個委員會,負責編寫新憲法的初稿。古共中央委員會於2018年6月審議了提案草稿,然後於7月將其提交國民議會批准。在這次公投前,古巴民眾有三個月的諮詢期,政府在全國舉行了超過11萬個諮詢會,收集了超過65萬個意見。在接納這些意見及進一步修訂文本後,國民大會已於上月通過憲法草稿,在公投通過後,新憲法就會生效。

2016年11月26日,古巴革命領袖卡斯特羅去世後的第二天,一名婦女在夏灣拿街頭抽著雪茄讀報。2016年11月26日,古巴革命領袖卡斯特羅去世後的第二天,一名婦女在夏灣拿街頭抽著雪茄讀報。攝:Yamil Lage/AFP via Getty Images
百年修憲五次,確立社會主義信條
過去百年,古巴其實曾經有多部憲法,包括1901年、1934年和1940年三部、1959年古巴革命成功後頒布的第一部社會主義時代憲法,以及1976年頒布的現行憲法。不難想像,前三部憲法與社會主義時代兩部憲法的基本原則有所不同。例如,1901年憲法受到美國憲法所啟發,強調分權制衡,但總統被賦予一些額外權力;1901年憲法的另一個著名之處,就是美國迫使古巴在憲法內寫入《普拉特修正案》(Platt Amendment),授權美國軍事干預古巴提供法律基礎,變相殖民古巴;在1934年憲法實行了短短一年就被廢除;1940年憲法轉向了半議會制(semi-parliamentary system),設立了總理(Prime Minister)一職領導「部長會議」(Council of Ministers),也強調憲政主義的社會性,與拉丁美洲社會憲政主義的浪潮一致,被認為是比較自由(liberal)和有進步性(progressive)的一部憲法。但這段時期的國民議會極度分化,1940年至1959年期間,古巴共有15位總理——最「短命」的一位,才當了六天總理。

然而,隨著古巴革命和社會主義政權上台,古巴的憲政秩序被完全顛覆,而這正在1959年憲法反映出來:政治權力集中在行政部門,以確保社會變革得以「由上而下」貫徹落實。立法的權力,由國民議會轉交到了部長會議;由於部長都是由總統任命的,所以這實際上加強了總統的權力。卡斯特羅當時兼任總理和共產黨第一書記,負責執行這些職能,其權力基本上是不受約束的。不過當時支持者認為,古巴需要建立「無產階級的支配」從而過渡至社會主義,以及抵制外部威脅。

1976年憲法是古巴現行的憲法,於1976年2月經公投通過,「總理」一職改名為「部長會議主席」(President of the Council of Ministers)。這部憲法是美洲國家第一個明確堅持社會主義信條的憲法,其第一條即指古巴是「社會主義工人國家」。憲法還宣稱受到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等的思想所指導。對於國家經濟,憲法指要以社會主義原則實施計劃經濟,大部分生產要素由國家控制,並且大部分勞動力為國家所僱傭。

美國和古巴於2014年12月恢復外交關係,古巴才慢慢重新與西方國家建立了聯繫。圖為古巴夏灣拿。美國和古巴於2014年12月恢復外交關係,古巴才慢慢重新與西方國家建立了聯繫。圖
不要均貧,修憲為了經濟新增長點
一般而言,各國不會輕易修改憲法——古巴也不例外。兩年多前卡斯特羅逝世,外界一直期待古巴出現突變。但其實古巴一直在變,修憲公投正是這個漫長政治變革過程的一部分。而要理解為何古巴求變,就要先了解古巴過去半世紀的經濟興衰。

「公平」(equity)是古巴社會主義價值觀的核心要素。在古巴革命初期,這議題本來無可爭議。在冷戰時期,蘇聯牽頭與各社會主義國家組成「經濟互助委員會」(COMECON),古巴作為其中一員,有相對龐大的出口市場,也得到其他社會主義國家便宜的能源和製成品。因此,即使在西方關係被切斷的情況下,古巴經濟仍能實現增長。

然而,隨著1991年蘇聯解體,COMECON 在一夜之間停止運作,古巴經濟突然陷入嚴重衰退,進入了所謂「和平時期的特殊階段」(Special Period in Times of Peace,國民生產總值從1989年到1993年銳減了超過三分之一,糧食和燃料普遍短缺。古巴的經濟戰略不得不改變,要自給自足才能繼續走下去。

為應對短期和中期危機,古巴採取了一系列經濟政策,包括快速擴張旅遊業、發展生物技術產業、出口人力資源(主要是醫生和護士),以及改革農業部門。古巴在這段時期的經濟增長並不俗,直至2008年,古巴的經濟增長都處於西半球的前列位置,亦遠高於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

但自從2008-09年的環球金融危機發生以來,古巴的國民生產總值增長都保持在略低於2%水平;鑑於古巴的統計數據並不可靠,哈佛大學教授 Jorge Dominguez 甚至認為實際數字應該是接近零。自從上世紀「和平時期的特殊階段」經濟蕭條之後,古巴還沒有完全復元過來。到了2015年,古巴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才大致回復到1985年水平。2000年,委內瑞拉和古巴簽署協議,承諾每天向古巴提供11萬多桶石油,以換取數千名古巴醫生到委內瑞拉工作。但由於委內瑞拉過去幾年的政治亂局,石油運輸量到了2016年已經下降到每天約42000桶,進一步加深古巴的經濟困境。如果沒有新的經濟增長,古巴社會主義的「公平」達到的不是「均富」,而是「均貧」。

新憲法部分放開對私營經濟的限制
因此,本次修憲最大的影響是在經濟層面。雖然自1992年以來,私營企業能夠以「自僱」形式在古巴獲取營業執照,但其法律基礎其實並不清楚。除了小農戶擁有的土地,古巴現行憲法沒有明確保護私有財產,也禁止私營企業僱用受薪勞工。就算古巴每年得到的約20億美元外國直接投資,理論上都是違憲的。

新憲法重申了國營企業是整體經濟的支柱,但將為私營企業及私有財產提供法律基礎,將私營企業和私人就業合法化。此外,新憲法也禁止政府徵收私有財產(除公共目的外),及保護外國直接投資。雖然新憲法列明古巴將繼續計劃經濟,但就省去了1976年憲法「建立共產主義社會」的目標,變相承認這個烏托邦式的目標並不可行。

與此同時,古巴去年7月宣佈新的私營企業規定,將現有201個私營經濟活動項目整合為123個,同時擴大部分項目經營範圍。但新規定有不少條文,限制私營經濟活動的發展。例如,在新規定下,接載遊客的的士必須通過國家旅遊代理經營;私營企業不能為外國人工作,這對不少古巴人(特別是不少編程員)來說,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雖然古巴政府後來放寬了部分規定,包括決定不對約60萬自營職業者(cuentapropistas)實行「一人一證」要求,即每人只能擁有一項私營活動的經營許可證。私營企業仍需要將資金存放在國營銀行以防逃稅,但比例就由80%降至65%。私營餐廳、酒吧和咖啡廳內座位不能超過50個的規定亦被取消。

新規定的不少內容,讓人感覺古巴政府不希望私營部門蓬勃發展,並通過各種法規限制私營企業與國有企業競爭的能力。美國大學教授 William LeoGrande 就認為,古巴政府一方面希望國家能夠從私營企業獲得更多稅收,但另一方面也限制個體業務的增長,以防止財富的積累。

古巴夏灣拿的國家酒店。古巴夏灣拿的國家酒店。攝:Joe Raedle/Getty Images
新憲法改變政治架構
此外,對於這次修憲,外界也關注古巴國家權力架構將如何重組。新憲法繼續強調共產黨的作用,也未有改變原有以古巴共產黨為全國主導力量這一基本原則;總統將會是國家元首,而「部長會議主席」一職將重新正名為「總理」,回復到1976年之前的稱呼。新憲法亦規定了總統年齡和任期限制,包括總統就職前的年齡必須低於六十歲;總統任期為五年,只可連任一次。總統將由國民議會選出,而總理將則由總統提名,任期五年,並由國民議會批准。

由於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的角色將會分拆,總統不再領導國務委員會(Council of State)和部長會議。總理作為政府及內閣(即部長會議)首長,負責與各省省長處理國家政策的日常管理;總統則將負責戰略發展和國家的總體方向。總的而言,新憲法希望將長期戰略及政策制定的工作,與落實執行的工作分開。這些改革旨在提高政府效率,特別是將日常的政府工作由總統交給總理處理。而省長亦有更多權力,有助以促進地方之間的競爭與發展。

另外,國民議會主席同時兼任國務委員會首長,領導古巴國內最高級別的立法機關。一般情況下,國民議會每年只舉行兩次會議,而國務委員會則扮演「常務委員會」的角色,負責處理國家日常的立法職能。

在新憲法通過後,古巴應該很快就會有一個新政府。由於總統的地位被削弱,去年才接任勞爾成為總統、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的迪亞斯・卡內爾(Miguel Diaz-Canel)會如何自處,勞爾又會否提早向卡內爾交出第一書記之位,值得外界關注。

從計劃經濟走向市場經濟,古巴仍面臨的問題
作為社會主義國家,古巴過去半世紀大力投資教育和醫療,本身已經有大批受過良好教育的「平價」勞動力。過去古巴的基礎設施非常落後,甚至到了去年12才終於推出3G上網服務。這些勞動力和基礎設施,能為古巴經濟帶來不少增長潛力。如果古巴願意開放市場及實行市場改革,外國投資者無疑將願意大力投資。

然而,正如有批評聲音指出,古巴的根本政治經濟體制從來沒有被認真討論過——承認私有財產的新憲法和限制私有財產的新法規,代表了古巴領導人之間的政治妥協。他們認識到私營部門為經濟發展所需,但有些人又擔心它們會加劇不平等,甚至威脅社會主義。這種矛盾本質上是不穩定的。

新憲法為古巴改革創造了基礎,無疑是社會制度改革上的重大躍進,但古巴經濟將仍然受控制及保持高度集中規劃。加上特朗普上任後恢復對古巴的旅遊與經濟限制,古巴的經濟市場化改革仍困難重重。古巴要走一條「古巴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甚至要向市場經濟全面過渡,仍然將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羅鈞禧,曾任哈佛大學經濟學系及甘迺迪政府學院講師,研究領域包括國際政治經濟學及拉美政治等)


馬拉度納認了 古巴有3非婚生子2019-03-09
聯合報 記者莊蕙嘉╱即時報導

已退休的阿根廷足球明星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8日透過律師承認,在古巴有3名非婚生子女,是他分別和兩名女子所生,這3名子女將可冠上他的姓氏。

58歲的馬拉度納將前往古巴做親子關係鑑定,並辦理認養3人的手續。他曾於2000年至2005年在古巴治療古柯鹼毒癮,可能是這段期間與當地女子交往所生。
馬拉度納有過一段婚姻,2003年和結褵20年的妻子克勞蒂亞•維拉費內(Claudia Villafañe)離婚,兩人育有2個女兒。

原本他堅決否認有私生子女,但在女方出面打官司後,馬拉度納陸續承認現年32歲的小馬拉度納和22歲的哈娜是他的孩子,其中小馬拉度納是他在義大利拿坡里踢球時,與一名義大利女子外遇所生。

另外,馬拉度納的女友2013年也為他生下兒子迪亞哥•費南度,因此他的小孩共有8人。

古巴20歲小將跳出8米92 轟開9米大關還遠嗎?2019-03-11
  日期:3月11日,有來自古巴的推特發文表示,古巴20歲小將埃切瓦利亞在其國內進行的一場室外跳高比賽里,跳出8米92的驚人成績,多家歐美媒體跟進確認,法國「隊報「也很快給予確認,並做了一篇報導。不過和去年埃切瓦利亞在斯德哥爾摩跳出8米83一樣,這次8米92的取得,同樣也在超風速前提下,而且風速達到了順風每秒3米3。

  去年室內世錦賽冠軍埃切瓦利亞,今年開場也比的是室內賽,但戰績普通,最好成績達到8米21,不過考慮到埃切瓦利亞個人室內最佳戰績也就8米46,今年室內開局還算正常。這次比賽是在哈瓦那當地時間周日進行,賽事被命名為古巴杯。該賽事是埃切瓦利亞今年第一場室外賽,結果埃切瓦利亞就跳出了8米92的超高水準成績。出於可以理解的原因,暫時沒看到關於這場比賽的太詳細報導。讓人驚奇的是,埃切瓦利亞比賽中第一跳就達到這成績,而後他右腳感到不舒服,就沒有再比下去。雖然超風速成績不能認定為紀錄成績,但奪冠無疑,99年出生的古巴另一小將馬索以8米16獲得亞軍。

  埃切瓦利亞在常規風速下跳出的最好成績是去年創造的8米68,排名2018年年度第一,這個成績在常規風速下歷史總排名20名左右。8米92雖然超風速,但在超風速和不被認可世界排名系統里,可以達到歷史第四位,前四位分別是美國選手鮑威爾在1992年跳出的8米99(風速每秒4米4),古巴選手佩德羅索在1995年跳出的8米96(風速儀被人阻擋),鮑威爾在1994年跳出的8米95(風速每秒3米9),這三場著名的超風速之跳,全部都是在義大利的塞斯特列雷創造。接下來就是埃切瓦利亞這次的8米92。即使計算全風速成績,8米92也能排名歷史第五,因為也就多了鮑威爾的正式世界紀錄8米95這一跳。

  不管有沒有風,在20歲零四個月左右,就能跳到8米92,當今男子跳高界,埃切瓦利亞毫無疑問是頭號天才。他隨時有可能代表地球人類,在跳遠項目上轟開9米大關。


古巴批評美國以「聲波攻擊」為藉口破壞兩國關係2019-03-15
  新華社哈瓦那3月14日電(記者朱婉君)古巴外交部美國事務處主任費爾南德斯·德·科西奧14日說,美國所謂的「聲波攻擊」沒有任何證據,美國正以此為藉口破壞古美兩國關係。
  美國務院稱,2016年底至2017年8月,至少有24名美駐古大使館員工出現聽力受損、頭暈頭痛、疲勞及睡眠困難等癥狀。美方認為這些人員遭到「聲波攻擊」。古巴政府對此一直予以否認。
  費爾南德斯·德·科西奧在14日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說,美國在沒有任何科學證據的情況下始終使用「攻擊」一詞來表述美駐古外交人員遭遇健康問題的有關事件,美國部分政客和政府官員在操縱該話題,試圖將其作為藉口破壞兩國關係。
  他說,「我們不懷疑有(外交)人員生病,但我們否認這些疾病和癥狀由在古巴受到的『攻擊』所造成」。古方「極其嚴肅」地對待這一事關國家安全的問題,並保障在古外交人員健康與安全。
  在新聞發佈會現場,多名古巴調查人員以數據、圖片等信息展示美國、加拿大駐古外交人員的病症與所謂的「聲波攻擊」無關。  2014年年末,古美兩國啟動關係正常化進程。2015年7月,兩國正式恢復外交關係。但自特朗普2017年就任美國總統以來,美國政府宣布收緊對古政策,隨後以所謂美駐古外交人員遭到「聲波攻擊」為藉口,驅逐在美古巴外交官並撤回六成美駐古外交人員。古巴政府多次否認美方指控,譴責美國行為導致古美關係出現倒退,並表示願在平等條件下與美國開展對話。
開放網路服務 社群媒體竄紅2019-03-16
經濟日報 洪啟原
古巴去年12月開放民眾使用手機網路服務後,快速迎來細微卻可明顯感受的變化。古巴人開始在網路上挑戰政府官員,或上網張貼骯髒的學校廁所照片,讓這個全球網路連結最不發達的國家進入數位時代。
據統計,開放網路服務的前40天,有180萬人購買3G行動數據方案;數據顯示,約640萬民眾開始使用網路和社群媒體。古巴總統狄亞士-卡奈重申網路的重要性,表示古巴當局正致力在網站和平台提供服務。
實探古巴:停留在“計划體制”下的社會主義海島 2019/3/15

導語 委內瑞拉大震蕩掀起的颶風,不僅喚起人們對于左翼政黨、顏色革命的警惕,也讓很多人開始反問:委內瑞拉特色的“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的破產,是否某种程度上暗合著整個社會主義陣營的某种宿命? 同樣為社會主義國家,過去一年,古巴先后在政治制度、經濟关系、所有制以及人身自由等方面動作頻繁,而且通過修憲設定國家領導人任期制,更讓外界不由感嘆:難道這個國家真的要變了?為解開古巴改革的謎团,本刊記者專訪了去年率团實地走訪調研古巴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房寧,以下為訪談實錄第一與二篇。

多維:2018年秋天你帶著团隊去古巴訪問和交流,当時古巴新領導人上台,同時古巴憲法也著手重新修訂,新一輪改革正在進行之中。能否先概括地談談古巴之行的印象和感受?

房寧:古巴對我們50后這一代人有一种吸引力,應当說我們有一种古巴情結。 記得当年有一首很有名的歌曲《鴿子》,歌詞大意是“当我離開我可愛的故鄉哈瓦那……”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中國“三年自然災害”鬧饑荒的時候,許多人吃過古巴糖。古巴的英雄人物更不必多說,菲德爾·卡斯特羅(Fidel Castro)、切·格瓦拉(Ernesto Guevara),他們历經千難万險,“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這些人在我們這代人心目中是永遠的英雄。


我上中學的時候,讀過一本傳記《切·格瓦拉》,印象特别深刻。這本書展現了格瓦拉燦爛而暫短的人生。在我去農村插隊的時候,雖然当時已經沒有太多的強制性,但我還是去了,心里想既然不能跟著格瓦拉去打游擊,那就跟著毛主席干革命,去改天換地。 我們這一代当中的不少人有著深深的古巴情結,認為古巴是一個革命的傳奇,一個抗暴的傳奇。

我是第一次到訪古巴。畢竟今天的我已經不是五十年前的那個少年,而是一個政治學者,擁有專業工作者的眼光和游历考察多國的經驗。尤其是在比較政治學研究的基礎上,我對古巴肯定有著不同于普通游客或新聞記者的感受和認知。在古巴,我們接觸不少当地的同行和不同行業、不同職業的人們,通過他們,我們對古巴有了更多的了解,時間雖然不長,但收获不少。

多維:有哪些具體的感受呢?

房寧:總的觀感是有些出乎意料。古巴人口近千万,幅員近11万平方公里,是加勒比海上一個美麗的海島。拿北京比,面積大約是北京的八倍,人口不到北京常住人口的二分之一。從古巴的幅員、人口資源、自然條件等方面看可謂得天獨厚。古巴島地勢平坦,土壤肥沃,陽光普照,雨露滋潤,是一個自然條件非常好、非常富庶的地方。但現實中,古巴十分落后,困難重重,人民生活艱辛。多數普通群眾,尤其是城市居民,仍然處于溫飽水平。這里需要特别提到,由于優越的自然條件,古巴農村人的生活條件要比城市人好。這與中國不同。 古巴是一個沒有實現工業化的城市化國家,這是古巴最為特殊的地方。古巴的基本國情有兩個75%。一是城市居民占總人口的75%,二是產業結構中第三產業占比75%。如此之高的城市化率,第二產業不足10%。古巴的工業極其落后。

据当地人講,古巴是一個几乎沒有工厂的國度。 古巴几乎所有的工業品都需要進口,比如玻璃、水泥、鋼材等,統統不能生產。不要說汽車,連汽車配件都生產不了。最令我吃驚的是古巴制糖業,雖然粗糖產量占世界總產量10%,但生產不了高質量的白砂糖。古巴的經濟支柱主要是旅游、貿易、服務。 從古巴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看,大多居民要靠計划供應體制維持生活,生活水平在溫飽线上,但少數人生活得非常好。古巴是一個高度分化的社會。 從城市面貌上看,在我訪問過的國家中,古巴與印度最為相像,城市面貌、基礎設施十分破舊。特别提一下古巴街道上的“老爺車”非常特别。哈瓦那街上跑著許多很古老的汽車,而且是“万國牌”,比如苏聯、東歐、中國的車都有,只是十分老舊。革命前的美國轎車現在拿出來修一修当觀光車,跑在大街上很别致,像好萊塢老電影中的鏡頭。古巴的公交車基本上是中國的宇通,也是非常老舊。

古巴的道路,除了哈瓦那老城區市中心是世界文化遺產而建得比較好之外,其他道路的路況很差,古巴內地几乎去不了,交通完全沒有保障。 当然,古巴與印度還是有區别的,就是古巴有基本的社會保障,與中國計划經濟時代一樣,城市居民憑本供應基本生活用品。具體來說,現在哈瓦那居民每人憑證供應煤氣、大米、芸豆、食用油、白糖、紅糖、鹽、掛面、咖啡、火柴、雞肉、雞蛋等十二項生活必需品。農村居民自給自足,生活相對好些。古巴人特别愛吃豬肉,但豬肉非常貴,豬肉和牛肉都不在計划供應之中,牛奶也只計划供應給兩歲以下兒童。肉類只有雞肉,每人每月供應一塊,或者是一只雞腿,或者是一塊雞胸脯,雞蛋每人每月5個。供應最為充足的是糖,每人每月14公斤,基本上吃不完。 總的來說,古巴城市居民的供應水平非常低,而且近些年越來越低。

但古巴現在自由經濟部分十分活躍,類似中國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出現的“自由市場”,能買到充足的商品,只是價格奇高,同類商品,比如雞蛋售價是計划供應的大約30倍,普通人買不起。 提到價格,古巴實行的是價格雙軌制,貨幣雙幣制,這是古巴經濟的另一大特點。 古巴的貨幣叫比索(peso),普通貨幣,当地人稱為“土比索”,即CUP。古巴國有企事業單位和城市工薪階層掙的是土比索,這些人薪資每月500至1,200土比索,部級干部能拿到1,200土比索。簡單兌換的話,25土比索能兌換約1美元左右,如果1美元折合人民幣7元錢,500土比索大概是150至200元人民幣。也就是說,古巴體制內工薪階層月收入折合人民幣最多不到500元錢。

古巴流通的另一种貨幣是所謂的“紅比索”,即CUC。這种貨幣是外汇兌換的,歐元1∶1兌換紅比索,美元汇率1.2∶1。這种貨幣理論上講是外汇券,但與中國改革開放初期的外汇券不同。中國当年外汇券只能在指定的外汇商店使用,而紅比索在市場上自由流通。紅比索與土比索兌換率是1∶24。 当今的古巴社會可以分為兩大階層,掙土比索的“土比階層”和掙紅比索的“紅比階層”。計划體制內的居民是“土比族”,生活水平很低。而“紅比族”收入很高,衣食無憂,他們的起步收入大約每月在500紅比索以上。根据我們觀察和測算,古巴的“土比”、“紅比”兩大階層收入差距保守估計至少也要在20倍以上。 古巴現在居然也有自己的淘寶網,当地華人稱之為“土淘寶”,能夠網購到任何消費品,也能送到家。

古巴有錢人的家中配備的是全套美國、日本家用電器。 根据我們的經驗,在外就餐是一個國家貧富差距比較直觀的觀察點。在哈瓦那的餐廳里吃飯是很貴的。在美國紐約普通一餐每人大約10美元至15美元就差不多了,而在哈瓦那則要花20個至25個紅比索,這相当于“土比族”一個月的工資收入了。

多維:掙索的古巴人比例大概是多少? 房寧:這個問題還待研究。据我們拉美所的同事講,應該不少于20%。关于這一點從貧富居民居住區可以得到一些佐證。哈瓦那的貧富居住區的划分已經十分明顯,居住在富裕階層住宅區的居民大約占市民的五分之一以上。

多維:“紅比族”主要從事什么行業? 房寧:哈瓦那的“紅比族”主要從事貿易、服務、旅游行業。可以這么說,在古巴如果想過好日子,就要與外國人打交道,最好還有個在美國的闊親戚,那樣就可以把美元寄回家。這與中國改革開放過程中人們通過個體經商,依靠工業、制造業富裕起來的方式不一樣,因為古巴沒有工業。

在古巴,服務生是熱門行業,他們拿到的小費收入比教授工資都多。拿旅館的清潔工來說,每收拾涉外賓館的一個房間一般可以得到1美元小費。即便如此,古巴的服務生也是非常高興的。具體算一下,一個服務生假如一天收拾5個房間,就能有5美元小費收入。 古巴的就業特點是全民充分就業,個人不充分就業,即一崗多人。古巴大多數就業崗位都是一崗多人,一般至少是兩人。如果這樣算下來,古巴涉外賓館的清潔工一周上三天班,一個月工作10天左右。這樣算下來,涉外賓館清潔工每月大概能有50美元的小費收入,約折合1,250土比索,這几乎相当于古巴部長級干部的一月工資收入啊!這讓我們想起中國八十年代的民諺“開顱的不如剃頭的,搞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 当然能夠有這類肥差的人肯定有一定的背景。 多維:這有點像朝鮮。在朝鮮,有涉外賓館這樣的工作機會,都是非常吃香的。

房寧:是的。在中古論坛上與古巴同行交流時,我說,“中國目前依然面臨著嚴峻的腐敗問題”,他們笑了。我問他們“難道這片革命的淨土之上也有腐敗嗎?!”他們笑的更厲害了。


深度解讀:社會主義古巴的黨政權力之變2019/3/15

http://news.dwnews.com/china/big5/news/2019-03-14/60123480.html


多維:2018年7月,古巴開始新一輪改革,政治層面,試圖通過修憲,確定領導人任期制為兩個任期,一共十年。對于古巴此次的改革大動作,你如何評價?

房寧:古巴正在進行改革,但在古巴國內,叫“更新”。“改革”這個詞在古巴還不是褒義詞,是負面的。当年古巴批評中國、東歐的改革,說是對社會主義的背叛,所以古巴現在用“更新”。但實際的含義就是改革,要改變古巴的政治經濟制度嘛。 首先,古巴在政治權力交接層面上的變革還算比較成功。古巴第一代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羅掌握政權長達50多年,在古共八大上順利完成交接。菲德爾·卡斯特羅已經去世,他弟弟勞爾·卡斯特羅(Raul Castro)如今也退居二线,如今由革命之后成長起來的人,即以國務委員會主席米格爾·迪亞斯-卡內爾(Miguel Díaz-Canel)為代表的新一代領導人順利和平地實現了權力交接,這對于古巴意義重大,也是政治文明的表現。

其次,古巴在政治體制層面上也做了改革,尽管在中國看來,古巴的改革力度不大,但對古巴來說,已經是很大的突破了。具體來說有兩點。

  1. 權力適当分散。這是最重要的。 在古巴之前的體制里,國家最高權力機关是古巴人民政權代表大會,國務委員會為其常設機構。該機構與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差異是,它不僅負責代表大會閉會期間的工作,更重要的它是古巴最高決策機構。以前國務委員會負責人先后由卡斯特羅兄弟擔任。在菲德爾·卡斯特羅時代,他一人兼任古共總書記、國務委員會主席、部長會議主席、軍隊最高統帥等四個最重要的職務。如今的變革在于,將國務委員會變為古巴人民政權代表大會閉會期間的常務機構,類似于中國的人大常委會。部長會議主席更名為總理。這樣一個改變就使部長會議主席(或總理)與國務委員會主席分開了,有一點“黨政分工”的味道。可以說,此前古巴的立法機構、行政機構、黨、軍隊的大權歸于一人掌握的情況被逐步改變了。

  1. 古巴將開始實行任期制,此變革對于社會主義國家也是非常重要的。社會主義國家政治體制的一個十分重大也是具有很高風險的問題就是政治交接,學術化一點說就是政治繼承。社會主義國家政治繼承制度化水平低,政治繼承不規范、不穩定,偶然性大。這樣造成新的領導人權力基礎薄弱,缺乏權威性,往往會進一步導致政策偏差,甚至政權的不穩定。從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苏聯的第一次政治交接——列寧與斯大林的交接,就導致了苏共黨內殘酷的斗爭和血腥的清洗。此后也問題不斷,弊端叢生。最后苏聯解體也是與政治繼承有关。而任期制是制度化解決社會主義國家政治繼承問題的一個重要基礎。 總的來說,古巴此次改革在政治體制上邁出了步伐。從改革措施來看,古巴此次改革強調政府作用,即行政權的作用。一般來說,行政機構更多需要面對現實問題。按照中國的經驗,改革會讓政府更加務實。

從長遠看,此次古巴政治體制改革也為今后的改革提供了思想、方法和組織層面三重意義上的准備,核心要義在于用制度化的方法重新配置權力。以前的制度下權力集中在個别人手中。權力集中于個人,權力運行就有可能受到個人偏好影響。鄧小平甚至說可能會因個人注意力的變化而影響權力運行。那樣的話,政權就缺乏可預期的政策和行為,而運行良好的社會不能缺少預期,不能總是根据領導的意志而變化。那樣的話,社會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就無從談起。 社會主義國家政治體制改革都會強調法治。在社會主義國家,強調法治的根本意義在于,在政治與經濟、政權和人民之間提供一种可預期的关系,建立一种契約。只有這樣,社會主義國家中的社會積極性才有可能被調動起來。因此,這是社會主義國家政治體制改革實質性含義和重要性之所在。法治在國家與人民之間、社會群體之間形成一种制約关系,政權藉此給人民一個信號、一种規則,讓人民產生正面和積極的預期,人民才能努力工作、投資置業。 如今古巴也意識到這個問題,雖然僅僅是開始,但已經邁出了一大步。

多維:以上都是從規則層面來談古巴改革,在具體政策層面又是如何呢?

房寧:這也是我接下來要說的。第一,古巴允許私營個體經濟,這猶如中國改革開放之初的情形,令人想到当年浙江義烏的“四允許”(編者注:四允許是指允許農民經商、允許從事長途販運、允許開放城鄉市場、允許多渠道競爭)。

中國当年打破了此前禁忌。首先,農民可以把家中自產的剩余產品拿到市場上去賣,而在過去只能交給供銷社。比如自己家的雞蛋必须交給供銷社,然后再買回去。

其次,開始允許農民經商,意思是不僅可以拿自家的東西去賣,還可以去販運。這种行為此前叫投機倒把,絕對不允許。 我在浙江調研期間了解到一件有趣的事,当年各地有一個名頭很響的機構叫“打辦”,即“打擊投機倒把辦公室”。那時中國中央政府有工商總局,但地方沒有。如今地方工商局的前身就是這些“打辦”。浙江的打辦在各地設點,其中最著名的要數台州臨海的打辦。在八十年代初剛剛開放一點的時候,允許浙江溫州、台州的商人到椒江、黃岩等地販運賣貨,但不能過臨海。因為設在臨海的“打辦”會查,也不允許到寧波搞貿易。

如今古巴也一樣,可以做生意,開餐館,但目前僅允許個人辦個體戶,而非辦工厂。現在古巴著手修改憲法,似乎對私人以及外國人投資辦企業有所開放。但從憲法到法律,從法律到政策,從政策到實際,要走的路還長著呢!
還有一個細節,現在古巴人出國和当年中國人出國一樣,可以帶回國几個“大件”。現在“開口”雖小,但已經有人組織這樣的販運了,即出現了“提包族”。這种行為古巴政府是知道的,但默認允許了。這就是古巴“土淘寶網”的來历。

  1. 古巴價格實行雙軌制。古巴社會一直是計划配給經濟,他們以戶為單位,按照個人計算,家家戶戶都有一個被稱為“食品類供應證”的本子。中國之前也如此,最复雜的時候有糧食本、副食本等多种憑證。古巴居民供應證基本上保證了每個人能吃上飯,計划供應價格非常便宜,每人每月只需要10至15個土比索就能把供應證內的東西買齊,当然其中不包括肉、蛋、奶。肉、蛋、奶在自由市場或稱“紅比索市場”上供應十分丰富,只是普通人買得起買不起的問題。


順便說一下,我在哈瓦那街面上居然看到小型美式超市CVS pharmacy的連鎖店,可見古巴的“紅比族”的購買力! 多維:去里面買東西的人多嗎? 房寧:有很多。人們不用為開店的人操心,沒有顧客肯定就关門了。Pharmacy以賣藥品、日用品為主,也有少部分食品、飲料,與以食品為主的7-11(Seven-eleven)小超市不一樣。 總的來說,古巴是一個擁有兩种價格、兩种貨幣和兩個市場的國家。一种是供銷社為代表的國有商店,另一种是新出現的商店,包括pharmacy和supermarket,也包括個體戶的商店。在國有商店使用土比索,在各种新出現的商店使用紅比索。当然紅比索也能在國營市場使用。 正是因為存在兩种價格、兩种貨幣和兩個市場,古巴逐漸形成了兩大階層,我稱之為“土比族”和“紅比族”。在國有企事業單位工作的工薪階層,他們主要使用土比索,而從事個體經營及對外經營的新階層,他們主要使用紅比索。 .
「中華曲藝海外行」亮相古巴2019/3/16

  新華社哈瓦那3月16日電(記者朱婉君)「中華曲藝海外行」文化演出16日亮相古巴哈瓦那大學巴羅納劇場,為300餘名華僑華人和古巴民眾帶來一場中國曲藝文化盛宴。

  中國藝術家帶來相聲《小紅帽》、二人轉《小拜年》、歌曲《我和我的祖國》等節目。哈瓦那大學孔子學院學生奉上《大手拉小手》《康定情歌》《說唱臉譜》等中國元素十足的歌舞表演。中國曲藝家協會主席、相聲表演藝術家姜昆與搭檔戴志誠結合此次拉美之行有趣經歷的表演將現場氣氛推至高潮。

  「中華曲藝海外行」是中國曲藝家協會2015年啟動的重點海外文化交流項目,旨在通過向海外觀眾推介中國最接地氣的傳統藝術,促進海外民眾對中國傳統文化的了解,增強海外華僑華人的民族自信與文化自信。

  此次「中華曲藝海外行」藝術團此前已訪問墨西哥,古巴之行后將於17日前往阿根廷。

古巴政府抗議美國縮短對古旅遊簽證有效期2019/3/16
  新華社哈瓦那3月16日電(記者朱婉君)古巴外交部16日發表聲明,拒絕接受美國將對古巴公民發放的旅遊簽證有效期從「5年內多次入境」縮減到「3個月內單次入境」的決定,認為美此舉對赴美古巴公民「構成了一個附加障礙」。
  美國駐古巴使館網站15日發佈消息稱,從本月18日起,美國將對古巴公民申請的包括旅遊、探親、醫療等目的在內的B2簽證(即旅遊簽證)有效期從「5年內多次入境」修改為「3個月內單次入境」,以便在簽證費和簽證有效期上與古對美相關政策「對等」。目前,美國人赴古巴旅遊是持單次入境簽證,每次可在古最多停留3個月,簽證費用為50美元;而古巴人赴美國旅遊則持60個月內多次入境簽證,辦理費用為160美元。
  古巴外交部發表聲明說,美國所稱的「對等」說法並不合理。事實上,目前赴古旅遊的美國公民只需付款即可獲得簽證。而自特朗普2017年就任美國總統以來,美政府宣布收緊對古政策,隨後撤回六成美駐古巴外交人員,並停辦幾乎所有簽證服務,因此赴美旅遊的古巴公民只能前往墨西哥、蓋亞那等附近國家辦理簽證,為此旅途成本增加,並常有被拒簽風險。
  聲明說,如果美國確實想實施對等政策,就應立即重啟在古領事服務,為古巴公民辦理相關簽證。

  2014年年末,古美兩國啟動關係正常化進程。2015年7月,兩國正式恢復外交關係。2017年9月,美國宣布使館無限期暫停辦理古巴公民赴美簽證業務,僅處理在古巴的美國公民緊急事務。


The European Union, the United States and Helms-Burton
https://progresoweekly.us/the-european-union-the-united-states-and-helms-burton/
By Jesús Arboleya  Last updated Mar 13, 2019
Share FacebookTwitterEmailGoogle+ReddIt
HAVANA – Whe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announced the possibility of activating Chapter III of the Helms-Burton law, European Union leaders immediately reminded the U.S. that such a move would violate the existing agreement on that matter.

It is why I find it worthwhile to clarify what this agreement consists of and what the consequences of its violation might be for the United States.

On March 12, 1996, President Bill Clinton signed the Helms-Burton Act, which led to the immediate condemnation of it by the European Union (EU) and other traditional U.S. allies, such as Canada and Mexico.

As early as October of that year, the EU established a rule to act against it and many of its member countries approved “antidote laws” to deal with it.
There was also the plan hatched for the possibility of a dispute that might generate collateral damage to the framework of the free trade agreement that was under construction at the time. The following year the EU then filed a lawsuit against this law before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In the middle of the conflict the Spanish government of José María Aznar, who sought to strengthen his relations with the U.S. without affecting his position in the EU, found itself trapped. It was then that the so-called “common position” originated. It was then that the EU, in line with the stand taken by the United States, set political conditions on Cuba for its cooperation with Europe.

The common position existed until December 2016, when Cuba and the EU established new guidelines for their relations. Although it is worth pointing out that the common position never included the acceptance of the Helms-Burton law.

The EU withdrew its lawsuit against the WTO in 1997 based on a commitment by the U.S. of not applying Chapter III. This chapter in the law created the possibility of U.S. citizens (including after the fact nationalized Cubans) suing European companies, that did business in Cuba with properties nationalized in Cuba during the first years of the Revolution, in U.S. courts.

The EU initially reacted by stating that the Chapter III moratorium was not enough — which was not wrong. In fact, the only thing that the moratorium avoids is that in the process American courts get involved, an unacceptable precedent for any country on earth due to its extraterritorial nature. At the same time it is not determinant for the application of the policy, since the United States could count on other resources to impose it, as has happened through the sanctions applied by the U.S. Treasury Department on European entities.

However, the interest in avoiding a conflict that could affect both parties, resulted in a consensus not exempt from conflicts, as expressed every year at the United Nations with the EU vote against the economic blockade imposed by the U.S. against Cuba, and motivated primarily by the rejection to the existent Helms-Burton law.

Putting Chapter III into full force would entail reviving these contradictions and adding them to the growing conflicts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Thus explaining why currently the only part of Chapter III authorized is against specific Cuban companies, which makes the eventual decisions of the parties virtually ineffective in the courts.

In any case, we cannot forget that we find ourselves in a different context to the one that existed in 1997.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seems to have less regard for European interests in its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and commercial relations, as well as its positions on free trade have included the threat of withdrawal from the WTO.

What we’re seeing here is Donald Trump’s interest in winning Florida in 2020. In other words, we return to the original premise of exploiting the interests of the old Cuban owners, even at the expense of the legitimate U.S. claimants, who historically have been enemies of the law, because its application further distances them from an agreement between the countries in favor of their claims.

Beyond the fate of this dispute, a question lingers: What has the United States gained as a country with the approval of the Helms-Burton Law over the last 22 years?

The answer could show us what really moves American democracy.

0 意見

Tags

外交 (159) 古美關係 (117) 文化 (112) 政治 (74) 經濟 (69) 中國 (55) 旅遊 (52) 體育 (52) 醫療 (51) 美國 (44) 卡斯楚 (40) 委內瑞拉 (34) 台灣 (27) 棒球 (27) 藝術 (23) 宗教 (21) 哈瓦那 (18) 查維茲 (18) 音樂 (18) 社會 (17) 歷史 (16) 電影 (15) 觀光 (13) 貿易 (13) 切格瓦拉 (12) 日本 (12) 雪茄 (12) 人權 (11) 國際 (11) 歐巴馬 (11) 網路 (11) 軍事 (11) 北韓 (10) 農業 (10) 俄國 (9) 奧運 (9) 歐盟 (9) 科技 (9) 伊波拉 (8) 改革 (8) 書訊 (8) 古巴五勇士 (7) 生態 (7) 生技 (7) 禁運 (7) 俄羅斯 (6) 卡斯楚傳奇一生 (6) 卡斯楚逝世 (6) 哥倫比亞 (6) 川普 (6) 巴西 (6) 拳擊 (6) 朝鮮 (6) (5) 勞爾 (5) 古中關係 (5) 古巴 (5) 古美和解 (5) 拉美 (5) 旅行 (5) 移民 (5) 紀錄片 (5) 經濟改革 (5) 聯合國 (5) 財經 (5) 越南 (5) 遊記 (5) 選舉 (5) 飲食 (5) 加拿大 (4) 咖啡 (4) 商業 (4) 攝影 (4) 時尚 (4) 智利 (4) 民主 (4) 生活 (4) 異議人士 (4) 經濟特區 (4) 網路服務 (4) 網際網路 (4) 足球 (4) 香港 (4) 加勒比海 (3) 古巴禁運 (3) 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 (3) 國家芭蕾舞團 (3) 娛樂 (3) 媒體 (3) 巴拿馬 (3) 恐怖主義 (3) 排球 (3) 教育 (3) 甘迺迪 (3) 石油 (3) 碧昂絲 (3) 習近平 (3) 背包客 (3) 能源 (3) 芭蕾 (3) 英國 (3) 財金 (3) 間諜 (3) 革命 (3) 颶風 (3) FARC (2) LGBT (2) TVBS (2) google (2) 七日哈瓦那 (2) 中古關係 (2) 中醫 (2) 交通 (2) 伊朗 (2) 休閒 (2) 修憲 (2) 公民出境限制 (2) 共產主義 (2) 動物保護 (2) 南非 (2) 厄瓜多爾 (2) 古巴工廠 (2) 古巴棒球聯盟 (2) 古巴經濟 (2) 古巴選舉 (2) 古巴醫師到巴西 (2) 古巴音樂 (2) 古美郵政服務 (2) 台北 (2) 史諾登庇護案 (2) 城市 (2) 墨西哥 (2) 天主教 (2) 天災 (2) 導彈 (2) 性別 (2) 投資 (2) 敘利亞 (2) 教宗 (2) 文學 (2) 新科技 (2) 旅遊觀光 (2) 曼德拉 (2) 歐巴馬訪古 (2) 殖民 (2) 氣候 (2) 法國 (2) 海地 (2) 海明威 (2) 游泳 (2) 漂流古巴 (2) 澳門 (2) 玻利維亞 (2) 社會主義 (2) 私營化 (2) 私營經濟 (2) 空難 (2) 籃球 (2) 紅色閃電 (2) 美國古巴政策 (2) 美國禁運 (2) 美國簽證 (2) 美食 (2) 舞蹈 (2) 華僑 (2) 貨幣雙軌制 (2) 運動 (2) 醫療旅遊 (2) 金融 (2) 關塔那摩灣監獄 (2) 韓劇熱潮 (2) 鼓霸樂隊 (2) 龐克 (2) 21世紀社會主義 (1) 3D遊戲 (1) 90載傳奇 (1) BBC (1) Granma (1) Juventud Rebelde (1) Marco Rubio (1) Mariela Castro (1) PSUV (1) RADIO MARTI (1) Taiwan Cuban Boys (1) 上海 (1) 上網 (1) 中國女籃 (1) 中小企業 (1) 中文 (1) 中職古巴對抗賽 (1) 中職古巴經典賽 (1) 五勇士 (1) 交通運輸 (1) 人肉CDN (1) 以色列 (1) 低度開發的回憶 (1) 住房政策 (1) 佛州 (1) 佩卓索 (1) 信仰自由 (1) 個體私營經濟 (1) 倫敦 (1) 偏遠醫生 (1) 健康 (1) 健康醫療 (1) 偷渡 (1) 傳記 (1) 光伏發電 (1) 光纖 (1) 光纖電纜 (1) 光華報 (1) 免費全民健保 (1) 內政 (1) 全國代表大會 (1) 全球化 (1) 全球網路 (1) 公投 (1) 公衛體系 (1) 六四 (1) 共和黨參議員魯維奧 (1) 冷戰 (1) 出國管制 (1) 出版 (1) 切格瓦拉50周年 (1) 切格瓦拉論游擊戰 (1) 制裁古巴案 (1) 劫機 (1) 動漫 (1) 動漫文化 (1) 動物 (1) 動物園 (1) 動畫遊戲 (1) 勞動狀況 (1) 勞爾之女 (1) 勞爾卡斯楚 (1) 匯率雙軌制 (1) 千里達 (1) 南非議會 (1) 卡斯楚冥壽 (1) 卡斯楚生日 (1) 卡斯特羅 (1) 卡斯特羅家族 (1) 厄瓜多 (1) 反恐勇士 (1) 反獨裁 (1) 叛逆青年日報 (1) 古委關係 (1) 古巴債務 (1) 古巴共產黨 (1) 古巴危機 (1) 古巴國花 (1) 古巴圖說 (1) 古巴外長 (1) 古巴女排 (1) 古巴導彈危機 (1) 古巴廢核 (1) 古巴強人 (1) 古巴彗星 (1) 古巴排球隊 (1) 古巴改革 (1) 古巴暴雨 (1) 古巴曲球神童 (1) 古巴棒球 (1) 古巴模式 (1) 古巴渡假酒店 (1) 古巴球員 (1) 古巴環島航線 (1) 古巴生態農業 (1) 古巴精神 (1) 古巴職棒 (1) 古巴能源 (1) 古巴舞蹈 (1) 古巴花旦 (1) 古巴花蝠 (1) 古巴華人 (1) 古巴華僑 (1) 古巴萬歲 (1) 古巴行醫 (1) 古巴農業 (1) 古巴醫生 (1) 古巴醫療團 (1) 古巴關達納摩監獄 (1) 古巴關達那摩灣監獄 (1) 古巴領 (1) 古美建交 (1) 古美直郵 (1) 古美關細 (1) 古英關係 (1) 古蹟 (1) 可樂 (1) 台古棒球對抗賽 (1) 台東 (1) 同志婚姻合法化 (1) 同志平權 (1) 同志權益 (1) 吳祥木 (1) 和平 (1) 和平談判 (1) 哈瓦那峰會 (1) 哈瓦那能源 (1) 哥斯大黎加 (1) 喬丹 (1) 回教 (1) 國企改革 (1) 國家宣傳 (1) 國會 (1) 國際政治 (1) 國際狗展 (1) 國際貿易 (1) 國際關係 (1) 夏灣拿 (1) 外債 (1) 外國投資法 (1) 外國電視節目 (1) 外資 (1) 多明尼加 (1) 大聯盟 (1) 太陽能 (1) 好萊塢 (1) 委瑞內拉 (1) 孔子學院 (1) 宏觀經濟政策 (1) 家庭法條例 (1) 家父長制 (1) 對美間諜活動 (1) 少棒 (1) 尼加瓜拉 (1) 尼泊爾 (1) 川普施壓 (1) 左派 (1) 左派聯盟 (1) 左翼 (1) 左翼游擊隊 (1) 巴西女排 (1) 市場 (1) 希望馬拉松 (1) 律動古巴 (1) 御宅族 (1) 徵稅 (1) 德國 (1) 德國拜耳 (1) 愛爾蘭 (1) 慈濟義診 (1) 慶祝400期 (1) 房地產市場 (1) 房市 (1) 投奔 (1) 抗議選美 (1) 拉丁爵士三重奏 (1) 拉共體 (1) 拉美共同體峰會 (1) 拉美左派 (1) 拳賽 (1) 挪威 (1) 捐款 (1) 捷克 (1) 撐竿跳 (1) 政治改革 (1) 政治改革運動 (1) 政治文化 (1) 教宗來訪 (1) 斯諾 (1) 新媒體 (1) 新書發表會 (1) 新移民法 (1) 新自由主義 (1) 新話費支付方式 (1) 旅遊限制 (1) 日古大戰 (1) 日本職棒 (1) 星聞 (1) 時裝 (1) 普丁 (1) 普京 (1) 普立茲獎 (1) 暖化 (1) 暗殺卡斯楚 (1) 暴動 (1) 書展 (1) 書香 (1) 有機農業 (1) 東正教 (1) 查維斯 (1) 查維茲逝世 (1) 核能 (1) 格蘭瑪報 (1) 棒球令 (1) 樂士浮生錄 (1) 樂士浮生錄樂團 (1) 歐洲 (1) 武裝游擊隊 (1) 民主憲章 (1) 民營化 (1) 民生 (1) 氣象 (1) 波多黎各 (1) 流行時尚 (1) 消費 (1) 消費階級 (1) 滾石樂團 (1) 漁業 (1) 漢語 (1) 潮顯 (1) 火烈鳥 (1) 烏拉圭 (1) 熊貓牌電視 (1) 爵士 (1) 狂歡節 (1) 玉米餅 (1) 球員旅外 (1) 瑜珈 (1) 環境 (1) 甘蔗渣 (1) 生物學 (1) 生物科技 (1) 生物能源 (1) 產業合作 (1) 田徑 (1) 甲醇中毒 (1) 登革熱 (1) 發展特區 (1) 白襪先生 (1) 盧佳勒 (1) 盲人棒球 (1) 直飛 (1) 直飛航班 (1) 破冰 (1) 碟頭飯 (1) 社交媒體 (1) 社區 (1) 社會改革 (1) 社群媒體 (1) 禁運措施 (1) 福田新能源汽車 (1) 私家電話亭 (1) 私營影院 (1) 科學 (1) 移民船失事 (1) 種族 (1) 種族偏見 (1) 種源多樣性 (1) 米諾索 (1) 糖廠 (1) 糧食自給率 (1) 納米比亞 (1) 綁架 (1) 經典賽 (1) 經濟發展 (1) 經貿特區 (1) 綜藝 (1) 綠能 (1) 綠能源 (1) 網路限制 (1) 羅伯斯 (1) 美劇 (1) 美古直航 (1) 美古直飛 (1) 美國夢 (1) 美國大聯盟 (1) 美國封鎖古巴53年 (1) 美國經濟制裁 (1) 美國老爺車 (1) 美國霸凌 (1) 美洲區域整合 (1) 美聯社 (1) 美軍 (1) 義大犀牛隊 (1) 翻譯計劃 (1) 老人與海 (1) 聖鐵里那教 (1) 聞話 (1) 聯合報 (1) 聲波事件 (1) 聲波攻擊 (1) 職棒 (1) 肺癌疫苗 (1) 臨時快訊 (1) 自由古巴雞尾酒 (1) 航空 (1) 航運 (1) 艾斯皮諾薩 (1) 艾瑪颶風 (1) 芭蕾舞團 (1) 苦勞網 (1) 苦瓜 (1) 英國皇室 (1) 英文書店 (1) 莫忘來時路 (1) 華人 (1) 華人在古巴 (1) 華裔 (1) 菲律賓 (1) 菲德爾 (1) 蔗糖 (1) 薩爾瓦多 (1) 衛生 (1) 補習教育 (1) 西點軍校 (1) 觀音 (1) 解禁 (1) 言論自由 (1) 訃聞 (1) 計程車民營 (1) 評論 (1) 詩歌節 (1) 諾貝爾獎 (1) 谷歌 (1) 貓展 (1) 負面報導 (1) 賄絡 (1) 資本主義 (1) 資訊 (1) 走私 (1) 趣聞 (1) 軍事演習 (1) 軍火交易 (1) 農業自由化 (1) 運輸 (1) 邊貿易 (1) 鄧小平 (1) 鄭誌 (1) 鄰國 (1) 醫學教育 (1) 醫生 (1) 醫生出口 (1) 醫療外援 (1) 醫療改革 (1) 醫療衛生合作 (1) 醫藥 (1) 醫藥公司 (1) 金正恩 (1) 金馬影展 (1) 長沙 (1) 關公 (1) 關塔那摩監獄 (1) 關塔那摩省 (1) 阿根廷 (1) 陳小雀 (1) 陳綺貞 (1) 隕石 (1) 雪茄辭典 (1) 電信傳播 (1) 電影NO (1) 電影古巴熱舞 (1) 電玩 (1) 電視 (1) 電音三太子 (1) 霍亂 (1) 革命紀念日 (1) 韓流 (1) 音樂教育 (1) 音波攻擊 (1) 颶風風災 (1) 飛彈危機 (1) 香港TVB (1) 馬來西亞 (1) 馬利埃爾經濟特區 (1) 馬奎斯 (1) 馬拉多納 (1) 馬里埃爾 (1) 馬里埃爾發展特區法 (1) 騷莎 (1) 高爾夫球場 (1) 高雄 (1) 黑道家族 (1) 龍捲風 (1)